5月 11, 2008

難捱的離騷

借了青峰的詞作標題,因為一直在聽蘇打綠的「小情歌」,覺得好像有點傷感似的。

母親節的晚上。跟姐夫一家到了一間不錯的中餐廳吃飯。吃完埋單的時候,花了一百三十五元。旁邊的 Joshua 說已是我一整天的工資。

其實不是。是比我一天工作十二個小時還要貴。

在 Satori 做了五天的工作。哎,竟然沒有提供 staff meal。昨天從中午到凌晨兩點也在捱餓。在廚房忙透了,十個指頭不是刀傷就是燒傷,現在還要捱餓,工作十二個多小時後,連買一餐普通晚飯給家人的錢也不夠。

回到家中,在 104 找台灣的廚房工作,便覺得自己其實很幸福了。在台灣的廚房工作十四個小時,每週六天工作,每個月的薪水還不到美金一千元。

我最近在看 George Orwell 的「Down and out in Paris and London」,當中提及一些在貧窮中掙扎求存的人的生活。很喜歡這段話:
It (Poverty) is a feeling of relief, almost of pleasure, at knowing yourself at last genuinely down and out. You have talked so often of going to the dogs -- and well, here are the dogs, and you have reached them, and you can stand it. It takes off a lot of anxiety.

原來,貧窮是一種離騷,一種難捱的離騷。它可以令人忘卻很多憂慮,因為連本來可以憂慮的事也不再是自己的了。

如果我還在追求這個會令我貧窮的夢想,我會忘卻多少事情?我會忘卻我的初衷嗎?

假如,我是真的有初衷。

標籤: ,

2 Comments:

At 7:18 下午, Blogger 綸's said...

煮飯仔~
我也在soda green呀呢排
沉日買了飛去看他們來港的concert!

perhaps i shd do this heavier, u're entry was light at all..

離騷
普通話/日文/古文的漢詞裡, 總有很多我們不習慣的詞語, 但意境是那麼傳神.

 
At 7:28 上午, Blogger euqus said...

記得話俾我聽soda green的concert好唔好聽呀

 

發佈留言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