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月 17, 2008

巫雲的老五老八

台北其實是一個很可愛的城市。至少,在我有限的認知中我是這樣的認定。

在台北跑來跑去快兩個星期的時間,所看見所感受到的是她的情。

除了連鎖式快餐店服務生機械式的招待外,我所遇到的都是很窩心誠懇的服務。

就像這家位於台電大樓附近,專做雲南緬甸菜的「巫雲」,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

我來到巫雲已經差不多過了午飯時間,他們的大門也早已關起,室內燈光轉暗,一個客人也沒有。一般來說,在這個情況下我會打退堂鼓,找別的餐廳吃飯去。可是看見他很有特色的設計,好奇心驅使下,便硬着頭皮走進去。

店員看到我走進了有點驚訝,也好像有點失望,大慨是因為我會打攪他們午休的時間吧。

店裡沒有很花巧做作的裝璜,甚至有很多傢俱也是自己做,卻給人一種很樸實很舒服很有家的感覺。老闆「老五」更搜集各種黑膠唱片超過五萬多隻。所以除了老闆的身份外,他更負責打碟的工作。

不能不提的,是老五外表超有個性,就像一個很脫俗的藝術家:長長的頭髮和有點凌亂的鬍鬚,粗邊眼鏡加上掉了幾顆牙齒,穿着民族長褲;這種外表加上眼神,給人一種很兇的感覺,可是說話的時候總是很柔和。他早年在文化大學唸德文,而且經常留連於美術系學生的據點「巫雲山莊」,所以餐廳因而得名。在網上一查,原來這個山莊和老闆一樣很有特色,可惜山莊快要拆卸了。

不要被他的外表騙了,老五其實人很好。我吃完午飯後因為雨很大,所以一直在看剛買回來,謝春德二十年前的攝影集【時代的臉】。他見我喜歡看台灣的攝影,便給我看兩本攝影集:葉清芳的【現實、極光、邊緣】和何經泰的【都市底層】。前者於2005年因嗜酒長日,肝病復發猝逝;後者則用訪問的形式拍攝社會裡最底層人的人像。兩本書看完後也很有感觸,特別是【都市底層】,裡面所記錄的人,彷彿是命運的安排而令到他們在這個悲情城市中癲沛流離:他們或因戰亂與家人失散,或因工傷而被社會遺棄,終日露宿街頭,靠拾荒而活。最痛心的是有一個伯伯因為跟媳婦吵架而被趕出家門...

可幸的是,相中人沒有一個人是因為追趕自己的理想要淪落街頭。就像老五老八,默默的做,把原本在師大小小的店面,到這間在公館附近諾大的地方,用上十年的時間打出名堂。很多出名的藝術工作者如作家舒國治等都是常客。

他們最出名的菜是這碟咖哩雞(黃悶雞)。它酸酸辣辣的味道跟其他咖哩截然不同,很好送飯。可惜的是他們的雞很少,而且大部分也是雞骨。他們其他招牌菜如雲南臘肉又酸又辣又夠味,但份量不多。

其實巫雲是一間很好的小酒吧,晚上十時後過來吃一兩盤特色小菜,配上罐裝台啤,再從古典樂聽到爵士樂,從搖滾樂聽到台語老歌,也可能結識到一些台北的音樂人戲劇人自由作家搞藝術的,一起沉醉整個晚上。

【巫雲】
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3段244巷9弄7號(台電大樓正後方)
02-23693906
營業時間:中午到零晨(太晚了老五會趕客)

標籤:

0 Comments:

發佈留言

<< Home